caiji01.com资源站,每日更新!海量资源API采集! 帮助文档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» 人妻的味道12

人妻的味道12

人妻的味道 (1-2)
作者:戈壁大老王
(一)
    吕铎看了下时间,再过几个小时就新年了,转眼间三年了,自己也27岁了,本来该跟同学一样,挤着公交车,拿着微薄的工资,还着房贷,供养着老人,可自己很幸运,认识了干爹,坐火箭般升到了创意总监,房子也买了,车也买了,还娶了个漂亮的老婆。
   
    干爹是公司的老总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是个很和蔼的人,公司上下,都很尊敬他,对于吕铎来说,更是他的恩人和月老。当初刚入社会,处处碰壁,一次偶然的机会,帮助到了干爹,被招入了这家公司工作,对还是新人的他,开出了不少的工资,他很珍惜这个机会,凭着勤勉,职位也慢慢上升,和干爹的关系也越来越好,因为干爹一直未婚,便认了他为干儿子,还介绍了是他干女儿,小媛,也就是自己现在的老婆。
   
    小媛跟自己同岁,不过她没有考上大学,凭着一技之长,进入公司当了干爹的专职司机,一当就是八年,干爹很信任小媛,不管到哪,都带着她,对小媛跟自己女儿差不多。
   
    吕铎整理了下文件,今天正好小媛休息,又逢今年最后一天,一早就让小媛买了菜,准备晚上请干爹到家里辞旧迎新。“咚咚!”吕铎敲响了干爹办公室的门。“请进。”浑厚有些闷闷的声音,从隔音极好的门后传来。
     
    吕铎扭开的门把,走进便笑:“干爹,今天不是最后一天么,一早我就叫小媛做了准备,今晚一起欢度新年,不知干爹有没有空。”
     
    办公桌后坐着位身材发福,肤色黝黑的男人,若非两鬓斑白,很难相信是要奔五十的人,干爹推了下老花镜,露出和蔼的笑容。“你夫妻二人聚少离多,我这糟老头子就不去打扰了吧。”
   
    “干爹,你这话说的,我与小媛能有今日,光靠了你,你身边又没个亲人,我与小媛怎能忍心,你独自一人过新年,那我与小媛还不羞愧死。”吕铎大急,脸色通红说道。 “罢了,我也没什么事情,就叨扰你们两口子了。”干爹欣慰大笑拍了拍吕铎的肩膀。
   
    吕铎与干爹乘坐电梯到了车库,今天因为小媛不在,吕铎便当了临时的司机。家离公司不算太远,走路也就二十分钟,开车不堵的话,几分钟就到。因为提前跟小媛打了电话,倒也不太急,跟干爹聊了下公司的事,还有生活的一些事情。
   
    很快就到了一个中档小区,这小区位于市内,价格很高,好在与小媛工资丰厚,存了些钱,再找干爹借了些,一次性就付清了,每月让干爹在工资里扣一些,就当还债了,没有利息,说不出的轻松,今年还买了辆十万的小车,依然找干爹借了些,没有贷一分款,想到这些,吕铎就很感谢干爹,发誓一定好好努力,不给干爹丢脸。
   
    房子买在6楼,不高不低,坐电梯快,想锻炼,走楼梯也快,吕铎本来想按电梯,却被干爹阻止,说要走楼梯锻炼下身体。终于爬到了6楼,二人都有些气喘,身上起了些汗,这锻炼真有些累,二人不禁相视一笑。
   
    “咔嚓。”吕铎插进钥匙一扭,拉开了防盗门,习惯的叫道:“小媛,干爹来了。” “呀!我等你们老半天了,菜都快凉了,快进来,外面冷。”
     
    一个系着围裙,身着齐膝短裙,包着蜜桃般翘臀,傲峰把粉色毛衣高高撑起,一头过肩长发,用发带捆紧,放在胸前,粉嫩的俏脸,还有着做饭时,蒸腾出的两朵红晕,性感的嘴唇,娇嫩可人,琼鼻之上,是对妩媚明亮的眸子,这就是小媛。
   
    “哈哈,小媛我们来晚了,告个罪。”干爹换着鞋子大笑道。 “干爹你可是大忙人,小女怎敢得罪。”小媛娇媚的脸上,薄嗔道。
   
    在小媛服侍下,帮干爹脱掉了大衣,挂在了衣架,小媛又殷勤的打了盆水,让干爹洗了把脸,被冷落的吕铎倒也不生气,反而很高兴有这么贤惠的老婆。
   
    饭桌上其乐融融,虽然算不上真正的一家人,但此刻,至少很像,小媛不断给干爹夹菜,吕铎也热情的劝着酒,干爹脸上笑容不断,眼眶几次泛红,吕铎假装没看到,反而变着法逗干爹开心。
   
    温馨和睦的吃完了饭,陪着干爹坐在沙发聊天,小媛洗完碗也坐了过来,不时聊着有趣的事情,发出欢快的笑声。
   
    时间过的很快,零点的钟声响起,新的一年到来了,虽然不是春节,不过小区里还是有人放起了爆竹,把人耳朵都震聋了。 “哈哈,你们这里可真热闹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干爹一起身就要走。
   
    吕铎和小媛连忙拉住,今晚干爹喝了不少酒,怎么放心让他走,而吕铎也喝了不少,也不敢开车送干爹回去,好在房子大,还有间卧室,可以让干爹将就一晚。干爹犹豫了下答应了下来,小媛把吕铎的一套睡衣睡裤拿了出来,让干爹洗后换上,趁着干爹在洗澡,吕铎拉着小媛的手感叹道。
   
    “干爹都要五十了,也不找个伴,怪孤单的。” “是,是啊。”小媛看着电视,心不在焉道。吕铎以为小媛累了,也陪着看了会儿电视,十来分钟后,干爹洗完澡,换好衣服走了出来,笑着说,洗个澡舒服多了,吕铎想跟干爹聊几句,但被小媛推进了浴室,让他也把澡洗了。他闻了下衣服,发现还真有些臭,多半是回来时爬楼梯,出太多汗导致。
   
    吕铎躺在浴缸,发出舒畅的呻吟,每晚泡个澡,真是赛过活神仙。感觉身体热和些后,站起身,跨到外面,打开了喷头,准备洗头,不过打湿头发后,摸上面的架子,居然没有洗发水。

    他闭着眼睛走到浴室门前,拉开一道缝隙,伸出头来。 “小媛,怎么没洗发水了。” “啊!我今天买了放在客卧里忘记换了,你等下,我去给你拿,你先进去啊!别着凉了。”
    小媛正在抹桌子,扔下抹布后,走向干爹所在的客卧,吕铎也被客厅冷风吹的发抖,赶紧关上门,等着小媛送来。
   
    正好此时爆竹声停了,吕铎也等在门前,从客卧传来小媛翻口袋的声音,看来是要找一会儿了,就在他准备泡一下保暖。 “呀!”小媛突然叫了一声,虽然不大,但因为他正在浴室门前,听的很清楚。
   
    “小媛你怎么了”吕铎以为出什么事了,连忙喊道。几秒钟后,传来了小媛的声音:“没事,手滑差点把洗发水掉在地上。” “怎么做事的,小心些嘛。”吕铎没想到小媛也有做错事的时候。
   
    敲门声响起,吕铎依然闭着眼,因为头发不停滴着水,怕入了眼,他拉开了门,这时正好爆炸声再次响了起来,把小媛的声音盖住了,不过,吕铎也知道她说的什么,肯定是洗发水拿来了,伸手过去,正好连手带洗发水握住了,吕铎不好意思一笑,就要拿洗发水转身继续洗澡,结果不知怎么小媛手一抖,洗发水差点掉地上。
   
    “怎么搞的,拿个洗发水也冒冒失失的。”吕铎嘟囔了几句,拿了洗发水,把门关上后,开始洗自己的头。他洗头比较慢,一次得十分钟,他一共要洗两次,用浴巾把头发弄干后,他用香皂抹完全身,冲干净后,再次跨进浴缸,准备再泡个一会儿。
   
    他靠在墙上,脑袋一偏,看见朦胧的浴室门外,有着一个黑影,他有些奇怪,叫道:“小媛,你站门外干嘛”叫了半天,居然没回应,看来是爆竹声太大了,他把声音放大了些,小媛终于听到了,不过他隔了几秒才回答道:“啊,我等你洗完,我接着洗。”
   
    吕铎笑着摇了摇头,洗个澡都有人抢,不乐意道:“等我十分钟。”“嗯……,好的,我,我不急。”
   
    爆竹声太大,小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,吕铎也没怎么听清楚,他闭眼休息了会儿,一不小心,居然睡了过去,连忙睁开眼,还好水没怎么凉,看来没睡多久。
    门外也没了小媛的身影,看来是去忙了,他把身子擦干净后,把换洗的睡衣穿好,拉开门,习惯性看了一眼,发现客厅灯已经关了,客卧门也关了,看来干爹已经睡了,自己与小媛的卧室还留着个缝,流出几缕灯光,看来小媛在卧室等自己。
   
    他露出一丝笑容,推开卧室的门,看见小媛背对着自己坐在凳子上,他走过去拍了下小媛的肩膀,小媛居然一下跳了起来,眼光闪烁,双颊还透着红光。吕铎感觉有些奇怪,但也没有多想,小媛拿着一堆换洗衣服,疾步走向了浴室,很大声关上了门。
生气了
   
    自己语气不凶啊,真奇怪!吕铎顺势坐在了方才小媛的凳子,一坐下去,发现居然有些湿润,他摸了下,还有些粘手,这可把他惊住了,有些担心起来,不会是小媛内分泌失调了吧,等下得说一下,让她去医院看看。
   
    他感觉也有些累了,躺在床上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,醒来时,已经是大早上,摸了下旁边枕头,发现人去楼空,他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,居然八点了,好在今天放假,要不然,可就迟到了,虽然自己是领导,但也要做个好榜样。
    尤其是自己蹿升的太快,早就有不少闲言碎语,所以他做事极其认真努力,每天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早到公司。“小媛!”居然半天没回应真是奇怪,难道出去了。
   
    他穿好衣裤,拉开门走了出去,发现客厅没有人,浴室也没人,厨房也没人,他摸着脑袋,准备打个电话,可突然想起了干爹,不知道干爹起来没。他来到客卧门前,敲了敲门:“干爹起来了么”
   
    里面半天没有回应,难道是昨晚喝太多了就在他放弃,准备洗簌的时候,咔嚓一声。房门打开了,不过走出来的不是干爹,居然是小媛! “你怎么在客卧,我叫了你半天都没回应。”
    小媛眼光有些躲闪,愣了下道:“干爹有些不舒服,我拿了些药给他吃。” “什么!严重么。”吕铎一下慌了。 “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头有些晕,吃了药好很多了。”这时已经穿戴整齐的干爹走了出来,拍了拍吕铎的肩膀,转头对小媛道:“我今天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,小媛你送下我。”
   
    “干爹,还是我送你吧。”吕铎不放心道。 “你昨晚也喝的不少,还是让小媛送我吧。”干爹摆手阻止道。
   
    小媛连忙回卧室换好了衣服,叮嘱吕铎吃早饭,送完干爹大概中午回来,吕铎让小媛好生照看干爹,别让他累着了。洗簌完,下了碗面条填饱了肚子,好久没放假了,闲下来都不知道干什么,打开电视随便看了几个台,此刻,也过了两个小时,不知干爹有没有问题,他不放心的拿起手机,拨打了小媛的手机。
   
    手机响了半天,却没人接,难道是在开车就在他准备放弃时,电话通了,里面传来了小媛的声音。“喂,老公么” “小媛啊,干爹身体状况怎么样,不行,就送他回去休息,有事以后再处理。”
   
    “嗯,我知道了,干爹没什么事情,就这样吧,我先挂了。”小媛语气有些急,说了几句就挂了,吕铎无奈笑了笑。到了中午,小媛回来了,问了一下,干爹没处理多久,就被她送回去了,没什么大碍,这让他大松口气。
   
     新年三天假,跟小媛在郊县旅游了一圈,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。转眼半年过去,吕铎的位置,也越坐越稳,下属们也开始服他,这让他很是自豪。此刻,已是迈入夏季,公司业务,也到了旺季,各部门都很忙,反倒是他这个部门很清闲。
   
    “老总好!”员工都站了起来问候,原来是干爹到公司了,吕铎发现小媛也跟在后面,今天小媛穿着公司的制服套裙,腿上裹着肉色丝袜,因为穿着高跟鞋,走起路来,丰满的臀部,晃晃悠悠,把后面同事都看呆了。小媛跟着干爹来公司,吕铎一点都不奇怪,因为干爹很信任小媛,有不少事情都交给她处理,小媛对着吕铎眨了下眼,跟着干爹进了办公室。
    吕铎招唿大家坐下继续做事,他也继续敲着键盘,做着策划,没一会儿,远处干爹办公室传来动感的音乐,同事们都是一笑,干爹一把年纪了,尽爱放这些歌曲,吕铎笑着摇了摇头,继续埋头苦干。
   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高跟鞋的声音响起,吕铎抬头一看,原来小媛跟着干爹又要出去办事了。吕铎把做好的策划打印好,走向了干爹办公室,准备放在他桌子上,等他回来再看。一推开门,居然热风阵阵,窗户居然大开着,空调都没开,干爹都不怕热么放下文件,不经意低头,发现垃圾桶里,多了好多纸团,干爹感冒了难怪不开空调。
   
    下班回家后,吕铎问了下小媛,干爹是不是感冒了,小媛愣了下,回答道:“是啊,不过看了医生,吃了药好了很多。”
   
    第二天来到公司,干爹把吕铎叫到了办公室,让他准备下,明天去外地出个差,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,吕铎连忙保证干好,不给干爹丢脸。
   
    次日,一大早,在小媛不舍的目光中,吕铎坐上了飞机,去到外地出差,一下飞机他就开始了任务,一忙就到了晚上9点来钟,在宾馆吃了些饭,拨打了小媛的手机,想跟她报个平安,依然是半天没人接,不过,吕铎也不奇怪,小媛经常不把手机放在身上,他还是常常取笑她,依旧屡教不改。
    在他耐心等待中,小媛接通了电话,里面传来有些迷煳的声音;“老公这么晚了,还没睡啊。” “刚忙完,吃了饭,怎么今天这么早就睡了。”“你又不在家,无趣的很,今天又忙,很早就睡了。”“那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   
     “好的老公,啊!”小媛突然叫了一声。 “怎么回事,出什么事了么”吕铎关心道。 “没……,没事,就是拿水杯碰倒了。”小媛的声音有些气喘,断断续续的。
   
    吕铎以为她在擦拭,也没多想,关心了几句就挂了。一个星期很快过去,干爹交给的任务,他圆满完成了,拖着行李箱,欢快的准备回家,吃一顿小媛做的晚餐。
他打开了门,自然叫了声:“小媛,我回来了!” “快去洗手,马上就开饭。
    ”小媛红光满面的小跑过来,接过了行礼。“小媛你今天气色怎么这么好,皮肤都光滑反光了,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么”吕铎欣喜打量着小媛,发现他肌肤光泽透红,还带着些许妩媚,很是诧异。
   
    “是么多半是这些天休息的好吧。”小媛脸上涌出两朵红晕,娇嗔道。看着妩媚的老婆,吕铎禁欲了一个星期,不禁食指大动,今晚定要好好疼疼她,甜蜜温馨吃完晚餐后,吕铎快速洗好澡,坐在床上等着小媛,准备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。
   
    第二天,坐在公司的他,摸了下腰,昨晚真是太劳累了,都说小别胜新欢,果然不假,以后得节制一下了。上了几天班,干爹突然宣布,后天全公司一起去体验,地地道道的日本温泉旅社,据说是日本人开的,这让公司上下欢欣不已,大赞干爹英明。
   
    转眼间到了后天,在包的几个大巴士帮助下,全公司来到了山区,不算太偏僻的日式温泉旅社,男女员工各一间大寝室,虽然吕铎跟小媛是夫妻,但毕竟是公司组织的活动,也只能跟着大伙一起睡榻榻米。晚上的日本料理,清淡可口,日本的酒,度数不是太高,大家都喝了不少,都有些脑袋发沉,正好去泡个温泉。
    吕铎泡着温泉,不自觉睡了过去,惊醒时,发现就剩自己一个,苦笑着擦干身体,把浴衣穿戴好,准备回去睡觉。因为是大半夜,只有虫鸣的声音,走在过道,他的脚步声格外清楚。
    当他路过一道纸门时,里面居然传来怪异的声音。“嗯……。”居然是呻吟的声音,正好门没有关完,露出了一头大小的宽度,月光落在地上,只见一个女的翘着肥臀,正承受身后男子凶勐的撞击。 “啪~~啪~~啪。”
   
    吕铎脸红耳热,这二人也太性急了吧,连门都不关好,他想快速离去,可又舍不得,毕竟这样的事情,还是很少见的,于是他不自觉的把头伸近了些。男子依旧抓着女人的肥臀,胯部狠狠撞击着,臀浪滚滚,煞是好看。
    吕铎不禁吞了下口水,虽然只有月光,看不清女人的面貌,不过这肥臀,真是不小,他脑内闪过了一张脸,居然是自己的妻子小媛。因为小媛也有两瓣肥臀,比这女的一点都不小,他甚至觉得要大些,肉体的撞击,打断了他的沉思。
   
    “啪~~啪~~啪。”男子的撞击不断加快,看来是到了尽头了,随便一声低吼,男子趴在女的背上不动了,屋里只有二人不断的喘息声。欣赏了活春宫的吕铎也欲火焚身了起来,可惜,是公司合宿,要不然,定要让小媛给自己泄泄火。
    压下内心的欲火,他轻脚轻手回到了寝室,拉开自己的被子躺了下去,一闭上眼,就是方才那女人被撞击,掀起的阵阵臀浪,真是个尤物啊,这晚对他来说注定是无眠的。

    (二)

    小媛心不在焉的做着饭,不时看向防盗门,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人,虽然过去两年,他与自己就像一对正常的干爹与干女儿,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关系,可是,她明白这个人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,这次请他来家里吃饭,真的是对的么
   
    “咔嚓!” “小媛,干爹来了”她手中的锅铲差点掉在地上,好在很快稳定了情绪,连忙跑了过去:“呀!我等你们老半天了,菜都快凉了,快进来,外面冷。”
  
     “哈哈,小媛我们来晚了,告个罪。”干爹换着鞋子大笑道。见干爹表情正常,看来,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她不由得大松口气,薄嗔道:“干爹你可是大忙人,小女怎敢得罪。”
   
   小媛连忙帮干爹脱下大衣,挂在了衣架上,又打水服侍,真像一个孝顺的干女儿,但只有她心里知道,并不是这样。温馨和睦的吃完了饭,老公陪着干爹坐在沙发聊天,她磨磨蹭蹭的洗完碗也坐在了老公身边,附和的发出笑声。
   
    时间过的很快,零点的钟声响起,新的一年到来了,虽然不是春节,不过小区里还是有人放起了爆竹,把人耳朵都震聋了。
   
    “哈哈,你们这里可真热闹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干爹一起身就要走。老公连忙拉住了干爹,她也只好跟着站起来,帮着留下干爹,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发话,老公事后肯定会怪自己,可他怎么知道其中秘密,不由得心里一片苦涩。
   
    “干爹都要五十了,也不找个伴,怪孤单的。”干爹洗澡去后,老公拉着她的手叹道。她眼睛一亮,对啊!如果,干爹能找个女人,那他不就放过自己了!看来得给干爹安排些相亲才行,以干爹的条件,找个比自己还好的,因该很轻松。
   
    干爹洗完了澡,她也让老公赶紧去洗,等下在床上,跟老公好好聊聊干爹相亲这事儿,她见干爹回客卧后,也趁着老公洗澡的时候,把桌子擦一下,就在这时,突然浴室传来了老公的声音。
   
    “小媛,怎么没洗发水了。” “啊!我今天买了放在客卧里忘记换了,你等下,我去给你拿,你先进去啊!别着凉了。”
   
    她答完,突然愣住了,现在干爹在客卧,自己过去的话……,可老公等着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,敲响了房门。“干爹,睡了么。” “没呢,有什么事么。”干爹问道。
“浴室没洗发水了,新买的正好在客卧,我过来拿一下。” “那你自己进来拿吧。”
   
    她深吸一口,扭开了把手,见干爹抱着头躺在床上,正饶有兴致看着自己,她不由得心里一慌,小跑到小凳上的口袋,翻找起洗发水。因为凳子很矮,这造成她不由得把腰弯下去,正好把她丰臀凸显了出来,床上一直盯着她的干爹,双目发出绿光,唿吸也急促了起来,他一下坐到床边,伸手过去狠狠捏了一下。
  
    “呀!”小媛大叫起来,但很快把嘴巴捂着,转头惊慌看着干爹,生怕他做出什么事来,好在,浴室传来老公的声音。“小媛你怎么了”她连忙平复唿吸,抓起洗发水跑了出去:“没事,手滑差点把洗发水掉在地上。”
   
    “怎么做事的,小心些嘛。”她敲开了浴室的门,老公的手伸了出来,她怕老公看见自己红晕未褪的脸,离的远远的把洗发水递了过去,她并不知道,这个动作让她圆臀丰挺了起来,跟着后面出来的干爹,狠狠吞了吞口水,心里赞叹道:“好一副炮架。”
   
    尤其是想到一门之隔,便是自己的干儿子,并且是干女儿的丈夫,他的鸡巴不禁硬的爆炸,把睡裤都要撑破,他几步来到小媛身后,把鸡巴对着翘起的圆臀狠狠一顶,双手更是握住那一对,晃了一晚上的大奶。
   
    被袭击的小媛,差点大叫起来,手一抖,洗发水都握不住,好在老公拿了过去,要不然,就要暴露了。 “怎么搞的,拿个洗发水也冒冒失失的。”老公嘟囔了几句,拿了洗发水,把门关上了。
   
    小媛连忙挣扎,可干爹力气很大,不断揉捏她的大奶,下面还不时一顶,这让早已习惯这根鸡巴的小媛,不由小屄一紧,微微有些湿润,她真是讨厌这幅被他征服的娇躯,只要一贴近,身体就深深的出卖了她。
   
    “当时说好了的,我结了婚,就恢复正常的义父女关系,你怎么出尔反尔。”小媛不断挣扎,语气慌乱道。
  
    “嘿嘿,你以为我这两年不碰你,是因为年纪大了么你错了,是因为,我对你厌倦了!可我没想到,经过吕铎这小子的浇灌,以前这具瘦弱的身体,居然开的如此娇艳,干爹我啊,见得如此美肉,怎能不下嘴。”
   
   “不要!” “我的干女儿,回忆一下吧,当初咱们的第一次吧,你会再次贪念这根大鸡巴的。”干爹揉着小媛的大奶,语气蛊惑道。
   
    小媛双目朦胧了起来,不由把思绪伸展到了过去,那时她未满十八岁。因为她上学很早,在十七岁的时候,就参加了高考,不过,她落榜了,对于贫困家庭的她来说,根本负担不起再次的复读,所以她到处找事情做,可没有一技之长的她,都是做不长久,于是,她把赚的钱,拿去驾校学车,她学的很刻苦,几个月后就拿到了驾照。
   
   正好这个时候,干爹要招司机,她就去应聘,本来也只是试一下,毕竟她是个新手,一般是没人招的,结果,被干爹一眼相中,工资开的还不低,她很珍惜这份工作,开车时一点不敢放松,生怕出事害了干爹,兢兢战战过了一段时间,熟练后,她也转正了,成为了干爹专属司机。
    干爹也很信任她,对于一个农村出来的女孩子,在大城市有这么个长辈关怀自己,让她很是温暖,当时,干爹说要认自己为义女,她以为是干爹没有儿女,缺少亲情,所以她当时很开心就答应了,但她并不知道,这是他滑入深渊的开始。
   
    一切要从她十八岁生日那天,她接到了母亲病危的电话,需要二十万才足够,把家里东西都卖完了也不够,她只好告诉了干爹,干爹很和蔼的让她来到办公室,扔了一张卡给她,告诉她有三十万,让她转回去付医药费,剩下的给母亲买些营养品。
   
    小媛感动的泪流满面,连忙保证努力工作偿还,但,干爹却走到她旁边,坐在了沙发上,把手放在她肩膀,露出了怪异的笑容。 “不需要你还钱,只要你让我干一下就行。”
   小媛脑内轰然作响,一切都坍塌了,那个慈爱的干爹,破碎了一地,再也拼凑不起来,她没想到,从进公司开始,干爹就盯上了自己,只是一直没机会,而自己却把机会送了上去。
   
    她脸色苍白,想要挣扎,可干爹却把她抱住:“你想让外面的人都听到么我倒是不在乎,毕竟那个男人没几个女人,而你,只怕会被全公司认为是个狐狸精。”
   
    小媛身体一震,嘴巴颤抖起来:“不,不要,这钱我不要了。”“晚了!”干爹露出他狠辣的面目。把小媛推到了沙发上,肥胖的身躯压了上去,双手抓在了还没成熟的奶子上,一边揉捏,一边淫笑道:“好一对青涩的苹果,从你入公司开始,我就想尝尝了。”
   
    他抓住小媛的衬衣,狠狠一扯,扣子蹦开,一对初具规模的奶子就露了出来,他推开奶罩,盯着两颗粉色的乳头,肥厚的嘴唇对着一颗就吮吸了起来。 “呀,不……,不要。”小媛不停挣扎,可她瘦弱的身躯,怎么是这堆肥肉的对手。“嘿嘿,等下,你就会开心起来的。”干爹含着乳头说道。
   
    他一边吮吸着乳头,一只胖手从小媛白腿划到深处,隔着内裤,不断按捏着阴蒂。怪异的感觉不断涌出脑内,小媛知道这样下去,一切都完了,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口咬在干爹肩膀,干爹一吃痛,就漏出空隙,让小媛差点就要逃脱。
   
    干爹摸着肩膀,胖脸纠结在了一起,已是非常愤怒,怜香惜玉之情,一消而空,把小媛双手背着一缚,让她跪在了沙发上,把不是太丰腴,却很挺翘的小屁股挺了起来,干爹一边解着皮带,一边狠狠道:“小贱货,本来想让你少吃些苦头,没想到,你却不识好人心,我也不怜香惜玉了,我要直接狠狠的操干你,把你的屄操烂!”
   
    小媛没想到一向温柔慈祥的干爹,居然有如此暴虐的一面,吓的身体一软,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力气,随着干爹把她内裤撕烂,一根火热的东西抵在阴唇上,她两颗豆大泪珠滴下,她保护了十八年的清白之身,在生日这天永远失去了。
   
    一脸暴虐的干爹把撕烂的内裤,塞进了小媛嘴巴,大笑一声,狠狠一挺,半截肉棒就插了进去,他很快发现被一层东西挡住,顿时,欣喜若狂,这具纯洁的身躯,将被自己玷污,他要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   
    “啊!”小媛发出一声惨叫,但却被内裤堵回了嘴里。在娇嫩小屄中,一根粗胖的鸡巴,尽根而入!鸡巴的主人没有给它任何适应的时间,一拉之中,棒身还带着血丝,但鸡巴的主人却再次狠狠捣了下去,次次顶入娇嫩的子宫中。
   
“啪~~啪~~啪。”办公室内全是肉身撞击的声音,小媛的屁股不丰腴,所以没有臀浪,但干爹肥大肚皮,却在每次撞到她的屁股时,荡出阵阵肚浪。
   
    一个肥胖的老头,停着大肚子,下面一根大鸡巴,从身下少女,粉嫩紧凑,还是馒头型的小屄中不断抽插进出,带出淡红的淫水,贱的沙发到处都是。非常的淫靡!
   
    小媛经过一开始的剧烈疼痛,随着一下比一下凶狠的抽插,屄内开始爽的淫水充盈,像小猫一般,发出短促的呻吟。干爹越干越兴奋,没想到自己捡了个宝,居然是个媚骨天生的女人,才初次破身,就骚成了这样,鸡巴放佛泡在了温泉中,让他快感加剧,差点射了出来。
   
    他把小媛翻了个身,仰躺在沙发,也不缚住她的手了,因为他知道,对方绝对不会再反抗了,他甚至把小媛嘴里的内裤拿了出来,他双手从小媛膝窝穿过,让她双脚叠在了身上,正好把屁股高高抬起,再次把鸡巴插了进去。
   
    只见,黑色肥大的屁股,不断撞击下面还青涩粉嫩的小臀,两臀之间,被一根黑色的大鸡巴连着,不断深入那个小屁股的嘴巴之中。真是一副淫荡的画面啊!“嗯……,”小媛小声的呻吟着。
   
    “说!你是我的谁。”干爹一下比一下干的狠,喘着气问道。小媛咬着嘴唇不答,干爹平复的胖脸,又纠结在一起,眼中闪着暴虐的红光,把鸡巴拉到快要掉出来的时候,再次狠狠插了进去,把小媛插的目翻白眼。
   
    “说不说!”干爹又来了一记。看着干爹恐怖的脸,小媛害怕的颤抖道:“我是你的干女儿。” “那你说干爹在干嘛”干爹听着小媛的话,鸡巴更加硬了起来。 “你在……,你在……干,干!女儿。”小媛被快感冲击的脑袋麻木,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   
    干爹听的全身沸腾,鸡巴在小屄里一翘,再也忍不住了,又快又狠的操干,仿佛要把这又嫩又白骚屄操烂,在他一声低吼中,龟头一麻,大股的精液,狠狠射进了小媛的屄内。
   
    干爹肥胖又黑的身体,趴在小媛玉白的身躯上,不断喘着粗气,而小媛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,嘴角流着口水,若不是奶子不断起伏,还真以为被操死了。
  
     喘过气后,干爹撤出还未消褪的鸡巴,就像开红酒一样,啵的一声,滚滚带着淡红色的精液,从馒头般的小屄中流了出来。
   
    十八岁生日这天,小媛成为了女人,干爹的女人。